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红色文化
视力保护色:
革命回忆录——在反“扫荡”的岁月里

2016-12-05 15:02 字体:[ ]

从1942年到1944年的三年间,胶东军民以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反“扫荡”,反“蚕食”,反封锁,英勇抗击日、伪、顽的联合进攻,大大发展了人民武装力量,巩固和扩大了胶东抗日根据地,夺取了新的胜利。

胶东军民的这一胜利,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定、正确的领导下取得的,是八百万胶东父老兄弟姐妹们齐心合力、浴血奋战的结果。胶东军民在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中,焕发出高度的创造精神,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为中国人民雄伟壮丽的抗日战争的史诗谱写了光荣的一页。

1942年11月,胶东大地渐渐换上冬装。从渤海湾吹过来的朔风,一阵紧一阵。

日寇很快就要大“扫荡”的消息,也传得一阵更比一阵紧。连日来,日寇往胶东大量增兵,车辆不绝,调动频繁;各据点日、伪军纷纷出动,拉丁抓夫,抢粮、抢牲口;挖掘封锁沟的范围扩大,进度加快;烟台日军加强警戒,封锁消息;伪军驻守的一些据点,已经由日军接防,或由日、伪军共同驻防;日、伪派往我根据地的特务增多,活动加剧;日寇调拨大量武器弹药给赵保原等投降派队伍。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大规模的“扫荡”已经迫在眉睫了。紧接着,上级正式通知我们,日酋冈村宁次已经由北平飞往烟台。

冈村宁次是日寇驻华北派遣军最高司令官,以嗜血成性和阴险狡诈而臭名远扬。他亲临胶东,决不是偶然的。胶东半岛三面环海,一面沟通冀鲁平原, 水陆交通便捷,物产富庶,自然条件得天独厚,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在日本法西斯“大东亚圣战”的战略计划中,一直把胶东作为往来于海上与华北之间的重要通道和“以战养战”的补给基地之一。罗荣桓同志率领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挺进山东以后,曾经意味深长地说:“胶东是未上到枪身上的一把刺刀”。随着胶东抗日游击战争的蓬勃开展,我军在重新打开牙山中心根据地以后,依靠牙山,稳步向东、西两翼发展,巩固和扩大了昆嵛山、大泽山根据地,大大改变了胶东战略局势,使胶东半岛这把刺刀上到了枪身上。胶东大地,抗日刀光闪闪,斗争烈火熊熊。日寇赖以运送人员、军火以及其它物资的这一重要通道和补给基地,受到重大威胁。三四月间,日、伪军出动一万余人,在土桥次郎指挥下,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实施了春季大“扫荡”。五月间,日、伪军又组织四千多人“扫荡”胶东。入秋以来,日、伪军分头又“扫荡”胶东各海区。当时胶东的行政区划,分为东海、西海、北海、南海四个专区。现在,从日寇调兵遣将之多、动员范围之广和准备时间之长来判断,特别是冈村宁次秘密抵烟,预示着胶东抗日军民所面临的日寇冬季“扫荡”,将是空前规模和极端残酷的。

我自从胶东1941年五个月反投降作战以后,即回到山东纵队(后改为山东军区)。1942年,为了适应敌后游击战争的严重局面,统一胶东五旅、五支队与地方武装的作战指挥及后方生产建设,上级决定成立胶东军区,以五支队机关改建为胶东军区机关,取消五支队番号,五旅属胶东军区指挥。在敌人的冬季大“扫荡”之前,我来到胶东,任胶东军区司令员,林浩同志任政治委员。

十一月上旬,军区在海、莱边区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作了紧急的反“扫荡”动员,研究部署了反“扫荡”的作战计划。根据以往反“扫荡”斗争的经验,会议确定采取“保存有生力量,保卫根据地,分散活动,分区坚持”的方针,在胶东军区统一领导下,以烟青路为界,将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分为两个指挥系统:烟青路以西有第十三、十四、十五团及西海、南海、北海三个军分区,归五旅指挥;烟青路以东有第十六、十七团及抗大胶东分校、军区直属队、东海军分区,归胶东军区直接指挥。在东、西两个指挥系统内,以团、营或连为单位,划分地区,分散活动,避免大部队过分集中。我们总的意图是,敌人要“拉网”,我们就破“网”。部队分散坚持,目标隐蔽,行动快捷。一个连,一个营,活动到哪里,就在哪里以部队为骨干,带领群众开展游击战,坚持根据地。军区作战会议结束后,各部队立即在干部、战士中作了传达动员,使大家充分认识敌人冬季大“扫荡”的紧迫性和残酷性,做好必要的准备,坚决争取反“扫荡”斗争的伟大胜利。与此同时,胶东区党委动员全区人民紧急行动起来,投身到反“扫荡”斗争中去。区党委和军区领导机关还精简疏散大批人员,充实县、区、村和各战斗部队,加强对基层反“扫荡”的领导。

11月17日,敌人突然由青岛、高密派出汽车六七百辆,沿烟青路、烟潍路向莱阳、栖霞、福山等地大量增兵。21日清晨,天色阴沉,朔风骤剧。蛰伏在莱阳、栖霞、福山之敌全部出动,在投降派赵保原、秦毓堂等部的配合下,多路奔袭栖霞、牟平、海阳、莱阳边区,“拉网”合围以牙山、马石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合围圈南北不过九十公里,东西仅七十五公里。日寇出动一万五千人,加上伪军和投降派赵保原等部五千余人,总兵力达两万人,另有海、空军配合“扫荡”。敌人多路分进合击,密集平推。白天摇旗呐喊,步步进逼,无山不搜,无村不梳,烧草堆,挖新坟,掘地堰,清山洞,连荒庵、野寺以及巴掌大的小土地庙也不漏过;夜晚则野地宿营,烧起一堆堆篝火,岗哨密布,在山口要隘还设置了带响铃的铁丝网。敌人曾得意地夸口说:“只要进入合围圈内,天上飞的小鸟要挨三枪,地上跑的兔子要戳三刀。共产党、八路军插翅难逃!”

胶东地区人民群众积极投身到反“扫荡”斗争中,各村普遍实行“坚壁清野”,以“三空”(搬空、藏空、躲空)对付敌人野蛮残酷的“三光”(抢光、杀光、烧光)政策。他们大力支援我军作战,当向导,递情报,送给养,挖地道,隐藏军用物资,掩护与疏散伤病员,表现了高度的聪明才智和自我牺牲精神。例如,日寇常常利用狼狗搜寻地洞口,这是很厉害的一手。群众研究出一种好办法,即用辣椒面拌上烟梗末撒在地洞口的周围,狼狗一闻到这种刺激性很强的气味,连打喷嚏,嗅觉顿失。再如,当时部队的女同志和地方妇女干部多数剪了短发。敌人在“扫荡”中,见到妇女就查头发,专门抓捕、杀害安假发髻的妇女。在妇救会的动员下,东海几个县的妇女纷纷铰掉发髻,使敌人真假难辨。

黄昏降临了,险峻的牙山峰峦,渐渐隐没在苍茫的暮色之中。抗大胶东分校趁敌人合围圈“网口”欲收未紧之际,一举跃进到敌人背后,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大破烟青路栖霞、福山段,并三次袭击福山城,给敌人造成很大威胁。     

在海、莱边区活动的我第十七团一部,夜晚被敌人围困于朱吴北山。夜色茫茫,寒风刺骨。四周山梁上,簇簇火堆,层层迭迭,仿佛一条条吞吐着烈焰的凶恶火龙。待到黎明将至,天愈黑,风愈狂。日寇人困马乏,一个个东倒西歪。该部指战员隐蔽贴近敌人的封锁线,朝着篝火堆猛然甩出一批手榴弹,把昏睡中的日寇炸得蒙头转向。大家趁势一跃而起,破“网”而出,只伤了一名战士。

敌人的“网”愈收愈紧了。我坚持牙山、马石山地区的各部队和地方武装率领一部分群众突围,有的部队由于指挥不够灵活,受到一些损失。24日,日寇收“网”合围马石山。莱、海、栖等地群众二千多人被围困在山上。五旅第十三团一个交通班,在执行任务后途经马石山,毅然决定留下来带领乡亲们连夜突围。他们和地方干部、民兵一道,往返数次冲破敌人的“火网”,护送出群众一千多人。拂晓以后,当他们再次杀进重围抢救群众时,被日寇团团包围在山峦上。全班十名战士燃烧着复仇的怒火,奋勇杀敌,七名战士阵亡,三名战士弹尽路断,紧紧拥抱在一起,拉响手中仅剩的一颗手榴弹,英勇献身,血染马石山岗。群众赞誉他们为“马石山十勇士”。在马石山反合围的激烈战斗中,许多地方工作人员、民兵和群众纷纷以树棍、石头与日寇拼杀,宁死不屈。日寇攻占马石山后,露出极端凶残的本性,将被抓的五百多名群众全部杀害,老弱妇孺,无一幸免,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马石山惨案”。

我们胶东军区指挥机关率第十七团一营,在敌人开始“扫荡”的时候,就反其道而行,由西向东,隐蔽穿越敌人的合击圈,一气插到日伪据点附近,接着东行冯家,绕道棘子园。等到敌人回师向东拉“网”之际,我们判断继续东进则必中敌人的诡计,遂改奔西北方向,飞插鹊山后。这里临近胶东日寇的大本营烟台,紧靠牟平、福山之敌东、西“扫荡”的主要通道。有人说这是一着险棋,其实险中不险。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胶东军区指挥机关敢于钻到它的鼻子底下来,加之日、伪军几乎倾巢而出参加“扫荡”,所以它的据点附近反倒成了我们活动的“安全地带”。把敌人的行踪摸清以后,我们继续向西跃进。抵达烟青公路时,正好碰上大批日、伪军自莱阳、栖霞向烟台开进,我们隐蔽在距烟青公路不足一里地的柳家庄,安然无恙。不久,胜利返回战场泊根据地。在整个穿插行动中,我们行程二百多公里,未损一兵一卒,保存了胶东军区指挥机关,实施了对反“扫荡”斗争的不间断指挥。

凶狠狡诈的敌人合围牙山中心根据地,企图一举“剿灭”我抗日武装的阴谋破产以后,又施弄新的花招。他们扬言再度合击马石山,并以部队的频繁调动造成假象。11月28日,日寇集结的重兵突然掉头向东,对昆嵛山及文登、荣成一带进行梳篦式的“铁壁合围”。日、伪军五千余人严密封锁烟青公路,北起渤海,南至黄海,成一线密集平推,并以兵舰六艘、汽艇二十余艘分别在渤海、黄海游弋封锁,以图彻底围歼由牙山、马石山突围东进的抗日部队。

“敌人向东我向西,山峦沟壑任纵横”。敌人的“网”张得越大,空隙越多。我们的干部、战士绝大多数是胶东生,胶东长,人亲地熟,如鱼得水。第十六、十七团以营、连为单位,化整为零,穿隙插孔,破“网”突围。敌“扫荡”至荣成山区,残酷杀害被围群众三百余人,制造了又一起血腥惨案。我驻荣成县崂山村兵工厂的一个警卫排,英勇抗击日寇,毙伤一百多个敌人,因弹尽援绝,全排同志高呼“共产党万岁”!抱枪投海,壮烈牺牲。

敌人由西向东寻歼我主力,又一次扑了空,急得像疯狗似的,四下乱窜。12月中旬,日寇再次张“网”西进,接连合围牙山、磁石山和蚕山、崮山地区。坚持牙山斗争的抗大分校,协同民兵广泛开展地雷战、麻雀战,炸得敌人胆战心惊,草木皆兵。在伪军中流传开这样一句话:“到了牙山,进了鬼门关!”在蚕山区,被围群众一千多人,由部队掩护突围。

在冬季反“扫荡”斗争中,五旅主力驰骋在烟青路以西地区,灵活巧妙地从侧背狠狠打击敌人,炮击平度,袭扰招远,连战夏甸、驿道、朱桥、日庄等日伪军据点。11月26日起,胶东军区主力部队与地方武装结合,在南、北、西海区相继举行大破袭,炸桥破路,伏击敌人,多处切断烟潍、烟青公路交通。当敌人于12月中旬越过烟青路,西进“扫荡”平、招、莱、掖边区时,五旅主力适时跳到外线,在福山猴子沟、莱阳北孔家等地成功地部署了伏击战,打得日伪军丢盔卸甲,鬼哭狼嚎。

敌人精心策划的冬季大“扫荡”,损兵折将,疲惫不堪,不得不于12月底收兵回窜。胶东抗战史上日寇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扫荡”,终于被胜利地粉碎了。

胶东抗日军民以反“扫荡”斗争新的胜利,跨进了新的一年!

(资料原载许世友著《我在山东十六年》)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