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 通知公告
索引号: 11371083004366966N/2020-20582 文号:
公开范围: 面向社会 公开时限: 长期公开
发布单位: 乳山市财政局 发文时间: 2020-03-25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乳山市财政局转发:新冠肺炎疫情对PPP项目工程建设的影响及其应对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并先后采取了包括隔离、封城、交通管制、延长春节假期、禁止提前复工等一系列措施。各地PPP项目也因此将受到一些负面影响,由此引发的纠纷也相对增多。

在此背景下,政府方和社会资本方都有必要高度重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进行充分准备,将新冠肺炎疫情对PPP项目工程建设活动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妥善处理潜在纠纷。

遵照合同约定处理各方争议

新冠肺炎疫情会对PPP项目产生多大影响,虽然目前还难以准确预测,但纠纷增多却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包括政府方和社会资本方、项目公司与工程承包商之间,可能因工程建设活动产生索赔争议,也可能激化潜在的纠纷。

其次,对于已经存在争议或矛盾的PPP项目参与方,也可能借新冠肺炎疫情“发难”,启动争议解决机制(比如诉讼或仲裁),以达到高额索赔或借机解除合同的目的。

对此,当事人应遵照合同约定处理争议,做到有约必守。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人大法工委已经确认(2020年2月10日发布),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而不能履行合同属于不可抗力。

一般而言,PPP项目的建设工程合同通常会规定“不可抗力”条款,对不可抗力事件的定义、风险处理、责任承担等事项进行详细规定。

如果各方在合同中已经对不可抗力的影响进行了明确约定,一旦不可抗力发生,相关当事方自应严格根据约定履行合同,承担各自的费用和风险。

例如,在上海法院作出的一个判决中,发包人和承包人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费用及延误的工期由双方按以下方式分别承担:发包人、承包人的人员伤亡由其所在单位负责,并承担相应费用;承包人机械设备损坏及停工损失,由承包人承担;停工期间,承包人应工程师要求留在施工场地的必要的管理人员及保卫人员的费用由发包人承担。”(参见〈2009〉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2362号判决书)

上述案件中,“非典”疫情影响了工期,承包人向发包人主张“非典”所造成的停工损失。但是,上海法院认为,根据上述合同约定,承包人应承担停工期间的机械费用和人工费用。因此,法院驳回了承包人的相关停工损失的主张。

疫情产生的风险应合理分配

如果合同没有明确规定不可抗力所产生的风险分配机制,应该如何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所引起的PPP项目工程建设领域纠纷?

首先,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合同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因新冠肺炎疫情所产生的工期延误、费用增加等风险,宜由合同当事方共同分担,而非由一方完全负担。

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个判决中,发包人和承包人订立的《钢结构厂房工程承包合同》约定2002年11月26日竣工,由于“非典”疫情的发生,直至2004年4月底,承包人才完工撤场(当然也存在设计变更、工程量增加等客观情况)。发包人主张承包人应承担工期延误的损失。法院认为,“非典”的发生在客观上影响了工期,可以作为工期顺延的理由,工期理应顺延。(参见〈2013〉民申字第659号判决书)

其次,从公平合理的角度出发,即使新冠肺炎疫情不被认定为不可抗力事件,如果继续履行合同对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方也可以依照情势变更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协商解决纠纷,避免启动诉讼程序

PPP作为“长期合作、风险共担”的项目模式,由于投资大、周期长(一般为10年至30年),各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肯定会遇见各种难以预见的情形,例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此前发生的“非典”或“禽流感”等,虽然来势汹汹,却不足以“伤筋动骨”。

如果碰到问题就立即诉诸法庭,很可能会遭遇到漫长而琐碎的诉讼程序,或者同案不同判的情况。

因此,对于PPP项目来说,应该寻找一条既能高效解决双方纠纷又能保证公平、公正的路径,将危及消灭或化解在萌芽状态。

我们注意到,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加强和规范在线诉讼工作的通知》(法〔2020〕49号),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加大疫情防控期间矛盾纠纷化解力度,依托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调解平台,加强与司法行政部门、律师协会等相关单位的协调配合,进一步整合汇聚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业调解、律师调解等各方纠纷解决力量,有效促进矛盾纠纷在线化解”。

此外,还有不少PPP项目已开始采用ADR模式化解纠纷,即除诉讼与仲裁以外,采取协商、谈判、斡旋、调解等方式解决争议。或在地方政府事权范围内争取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最后,相信各方可以通过友好协商,以公平合理的方式分配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工期延误、成本增加等风险,携手保障PPP项目工程建设活动的顺利完成。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020年3月12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